陈赓一生不拘小节,胆子大,什么都不怕,连蒋介石抓住他,都不杀他。其实不然,陈赓的儿子陈知建面对媒体,却道出了陈赓一生却惧怕三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彭德怀,陈赓为什么害怕彭德怀?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精心为你整理的陈赓害怕彭德怀的原因,一起来看看。

  陈赓害怕彭德怀的原因

  传说陈赓一怕廖仲恺,二怕彭德怀。真怕假怕不知道,可彭德怀的脾气一上来的确令人生畏。陈赓长期作为彭德怀的部下,可没少见识他的厉害,没少被他训斥,难怪对他很是有些害怕。有一桌饭,彭德怀差点吃得大发雷霆。

  有篇文章是这么写的:1939年彭德怀来到南乐。这时的南乐城,是陈赓旅长率领的八路军129师386旅旅部临时驻地,人民生活安定,市场繁荣。陈赓考虑到彭总远道而来,想招待他吃顿饭。但他深知彭总的脾气,只好先搞搞“火力侦察”。他把彭总的得力助手、随行人员王政柱找来问道:“彭总对吃饭是不是还卡得那么死?”王政柱闻言色变,提醒陈赓:“你可别给他搞特殊。一次路过中条山时,当地一位党的负责人招待了彭总一顿饭,多弄了几个菜。彭总就问这位负责人:‘你参军时是什么成分?你参加革命从家里带来多少钱?’那位负责人也没弄懂彭总的意思,顺口说:‘我在家是个店员,哪有钱带出来?’彭总声色俱厉:‘你没带钱出来,怎么有钱招待我呀?我有我的伙食标准嘛!’”

  陈赓听罢,一声长叹:“嘿,他还是老脾气!”忽而眼睛一亮,一拍巴掌:“有了!”他先找到彭德怀“吹风”:“今天的午饭没有准备别的。这个地方有一种鳜鱼,也叫桂花鱼,我叫战士到河里捞了几条,请你尝尝本地的特产。”彭总点点头说:“好吧。”

  中午时分,陈赓把彭总一行领进了饭厅。大家围着一张圆桌刚刚坐下,管理员送上一盘馒头和一木桶米饭,接着端上来一大盘喷喷香的清蒸鳜鱼。彭总一边吃着一边说这鱼确实不错,做的味道也好。看着彭总那消瘦的面容,再看看彭总吃鱼时的高兴神态,陈赓有信心一步一步实现自己的计划。

  管理员又端上来一大盘肉丸子。彭德怀警惕起来:“你不是说吃鱼,怎么又弄来了肉丸子?”陈赓装着不在意的样子:“这丸子是鱼肉做的,你尝尝。”彭总夹了一个,尝尝,确实有些鱼味,便不再吭声,大口扒饭。第三道菜是只鸡,管理员不敢再往外端,直看陈赓。陈赓一使眼色,鸡也端上来了。彭总放下筷子:“这鸡难道也是鱼做的?”陈赓豁出去了,往彭总碗里盛了几勺鸡汤:“河边的鸡也吃蚯蚓、鱼什么的长大的。”“现在是减租减息,不是打土豪的时候!”彭总说完,放下碗筷,背着手走了。

  陈赓赶忙跟着出了屋门。留在屋里的人神情紧张,担心发生不愉快的事。不一会儿,陈赓笑眯眯地推门进来道:“在路上我把他给说笑了。彭总今天对我的批评,算是客气的喽。”

  1945年9月组建晋冀鲁豫野战军太岳纵队,陈赓任司令员;参加上党战役,共歼敌1万4千余人,活捉阎军第十九军军长史泽波、炮兵司令胡三余等将官多人。10月组建第四纵队,任司令员。1946年2月敌第十三集团军总司令王靖国进犯侯马战败,与陈赓签订晋南停战协定。2月至6月,作为中共太岳部队代表,前往临汾、太原参加军事三人小组工作,调处国共军事冲突和监督双方执行停战协议。7月国民党发动全面内战,胡宗南部大举进犯晋南,在闻喜、夏县歼敌第311旅并予敌第167旅以歼灭性打击。8、9月斩断同蒲中段,歼敌第319师、第619师等部1万2千余人,解放5座县城。在临汾、浮山间全歼号称“天下第一师”的胡宗南整编第一旅。随后西进策应保卫延安,于11月至次年1月发起吕梁、汾(阳)孝(义)战役,歼灭国民党军2万余人,解放城镇30余处。1947年4、5月发起晋南反攻作战,歼敌1万8千余人,攻克县城22座。7月赴陕北参加中央军委召开的小河会议。毛泽东主席令刘(伯承)邓(小平)野战军主力跃进大别山;陈赓兵团挺进豫陕鄂;陈(毅)粟(裕)华东野战军主力挺进陇海路,进至豫皖苏地区。组建陈赓兵团,任前委书记。8月与谢富治率部横渡黄河天险,挺进豫西,截断陇海铁路,开辟豫陕鄂解放区,配合刘邓大军和华东野战军,在中原地区进行战略进攻。发起伏牛东麓战役,至10月下旬歼敌3万余人,解放县城15座。11月豫陕鄂边区行政公署成立。12月配合华东野战军出击平汉线,歼敌2万余名,解放县城23座,破坏铁路400余里。1948年3月解放古都洛阳,4月再克洛阳。5月发起宛西战役、宛东战役。到此年8月,南征一年,兵团共作战245次,歼敌11万余人,解放城市511座,解放人口近1000万,建立了日益巩固的豫陕鄂解放区。10月解放郑州。11月率部参加淮海战役,在徐州西南切断津浦铁路,协同兄弟部队歼敌第十二兵团(黄维部)12万人。1949年1月赴商邱参加中原局会议。2月任人民解放军(二野)第四兵团司令员兼政委。4月在九江以东突破敌军江防,横渡长江,进入江西。5月解放南昌。6月赴南京参加总前委会议。

  陈赓故居

  位于湖南省湘乡县龙洞乡泉湖村杨吉湾。杨吉湾是一个建筑群体,土砖青瓦,上下两栋,左右两横呈“凹”形,共有40余间房屋,属中型民居款式。坐东朝西,依山靠水,景色宜人。它正中堂屋,分为上下两厅,中间相隔一个长方形大天井,是古建筑中称之为“鸳鸯厅”的格局。堂前阶基上,耸立两根杉木伞柱,下承雕花鼓状石础;左右横屋前侧,用砖砌起一道大山字垛,以避风阻雨;横屋以内,房室纵横摆布,共设小天井4个。屋前地坪边有一个不足半亩的堰塘,供饮用和农用之需。这个建筑群体以正脊中花为界,左边20间住着谭甲松家,右边23间则为陈赓家。陈家房屋原来是20间,后来加配了3间,在里面配置床铺、被褥及衣物,专供孤寡老人、残疾人、孤儿和一些无家可归的乞讨者居住,并提供吃喝。右边屋后是陈家的菜园,菜园上面的半边山坡,由陈家开垦为果园。在果园的一侧,有一个练武坪,是陈家几代人习武健身的地方。陈赓的先辈,皆以务农为业,生活艰难。陈赓的祖父陈翼怀,投入曾国藩的湘军,起于士卒,历战甚多,成为一员大将,后毅然解甲归田。陈赓的父亲陈绍纯,以先辈的积蓄购田300多亩,加之自身的辛勤劳动和俭朴,家道渐兴;抗日战争时期,炮火纷飞,许多灾民成群结队来到这里,号饥啼寒。陈家便慨然卖田施救,到最后自家仅剩1.3亩田,陈家的房屋也无偿地让给了穷人居住。1903年2月27日陈赓就诞生在这样一个家庭里,自小跟着家人劳动、习武、读书。1916年参加湘军后,就离开家乡。1960年3月15日陈赓曾回到过阔别多年的杨吉湾。如今,陈赓将军的祖屋只剩下原为陈家杂屋3间,其余的,都被当地住户拆了老屋,建起了小洋楼。2011年3月3日,陈赓夫妇骨灰(遗骨)承接仪式在湘乡市龙洞镇陈赓大将故居举行,陈赓、傅涯的子女原重庆警备区副司令陈知建少将,解放军总医院主任医师、教授陈知进,将父母的骨灰及陈赓原配夫人王根英烈士的遗骨护送至故居,于2011年3月16日举行合葬仪式。

陈赓为什么害怕彭德怀相关文章:

1.陈赓为什么怕彭德怀

2.革命传递正能量的故事10篇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