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赓为什么会评上大将呢?有很多喜欢这个历史的人想要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下面是学习啦小编精心为你整理的陈赓评上大将的原因,一起来看看。

  陈赓会评上大将的原因

  陈赓其资历与黄克诚不相上下,战功超过黄克诚。但由于第二野战军的代表性不及第四野战军,且在刘伯承手下,他只能屈居大将第四位。

  陈赓为什么没有评上元帅

  1、资历上:虽然陈赓入党较早,但评元帅时,元帅在资历要求上大都是红军时期的军团长。而陈虽是黄埔一期的(林是四期的,陈在黄埔可是赫赫有名的老大哥),却一直在上海从事特科工作,没能在苏区军中任职,虽然传奇经历多了一点却吃了大亏。中间有一段时间到了鄂豫皖却只能干个师长,还被张国涛排挤。

  2、派系上:不用说陈是跟周比较好的,毛也比较欣赏他,但严格来说他不是一方面军(井冈山)、二方面军(贺肖的二、六军团)、四方面军(大别山),以及后来的四大野战军任何一派系中的,就是说他不属于任何一个山头的。55年在评衔时,中央并不是全评战功来的,也是要在各个山头上平衡的。

  3、战功上:不用说陈赓和粟裕在战功上直追十帅甚至比有的元帅还要大,他俩人吃亏在资历上,十帅评的总的来说当时都没多大意见,如果再增加帅额那么粟和陈就都要进去,所以当时毛也很犯难,索性就将他二人排在大将的前二名吧。大家注意大将以后评的就不那么公平了,罗是毛的侍从长官沾光入围,许是人凭职贵(评衔时他是一军种司令)。

  周恩来为何偏爱大将陈赓

  周恩来曾说过,他最喜欢两个知识分子战将,一个是陈赓,另一个是彭雪枫。而毛泽东与陈赓更是有缘,两人是两县相邻的老乡。 陈赓曾进入毛泽东倡导开办的自修大学,多次聆听毛泽东的讲演,并与革命团体开始有了密切的接触。

  陈赓乃将门之后,其祖父为湘军名将,随曾国藩南征北战,屡立战功。他自幼聪慧顽皮,不仅跟祖父学了一身拳脚功夫,还养成了机灵善变,幽默诙谐的乐观性格。在当地提起陈赓,无人不晓。凭着练过武功,他“统率”着前村后巷许许多多的“娃娃兵”,经常打抱不平,惩恶扶弱。

  陈赓刚满13岁,就偷偷跑出家门投奔湘军,开始了闯荡江湖的生活,一杆比他高出半头的大枪一扛就是4年。

  在旧军阀部队的4年中,陈赓只落下一身疥疮和满腹失望。但他的阅历却丰富起来,直爽而不甘寂寞的性情令他在人生的道路上有了更多的思考和选择。

  1921年,陈赓来到长沙。他徘徊在何叔衡的书店中,阅读进步书籍,后由何叔衡介绍,接触到毛泽东。受毛泽东、蔡和森、何叔衡的熏陶和影响,1922年12月,陈赓加入中国共产党,从此开始了为共产主义理想而奋斗的革命生涯。

  1924年5月,陈赓与其他300多名学员一道,步入了黄埔军校的大门。那时,谁也不会料想这300多名进步青年将在今后左右着中华民族的命运。

  入学不久,陈赓很快就在同学中崭露头角。 这是因为陈赓在湘军当过兵,又在长沙当过铁路小职员,丰富的阅历和乐观幽默的性格使他成为学员视线的焦点。

  一天,刚就任黄埔军校政治部主任的周恩来,正要迈步进入学员宿舍进行视察时,看到这个宿舍的全部学员正围观着一个学员,而且还有笑声从里面传出来。周恩来便好奇地凑了过去。原来大家正聚精会神地看一个学员表演小品“饥不择食的矮子吃长面”。只见他顽皮的脸上做着各种表情,一会儿饿得愁眉苦脸,一会儿看见面条又喜上眉梢,伸长脖子直咽口水,接着他用双手比划着,端着一个并不存在的大碗,先是站在地上,哧溜哧溜地吸着面条,那面条越吸越长,越长越吸得带劲,整个身子随着面条不住地向上延伸。可面条太长了,总是吸不到头,干脆他嘴含着长面站到板凳上,看看还是不行,接着他又站到桌面上,使足劲吸。似乎面条进入喉头并不顺利,他不停地用手捋着喉头,帮助面条往肚子里走……突然间他不住地打嗝,看来面条卡住了喉咙。“嗝”地一声,他两眼瞪得溜圆,挺直着身子就往后倒。这时,叫“绝”声和欢笑声汇作一片,学生们被逗得前仰后合,笑出了眼泪。

  表演节目的正是陈赓。

  就在大伙笑成一团时,陈赓看到了周恩来,急忙抓起军帽,整理好服装,立正、敬礼。

  周恩来欣喜地把陈赓拉到身边,高兴地说:“你演得真好!我在南开也演过戏,可没你演得像!你这个水平能进戏班子了!”

  第一次见面,陈赓就给周恩来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周恩来看了陈赓表演的小品以后,认为陈赓不但是学生当中的骨干分子,而且对文艺也在行,就决定让陈赓挑头成立一个剧社。周恩来让陈赓从青年军人中又选了几位能演戏和懂乐器的学生,并给剧社起了个名字叫“血花剧社”。陈赓成为剧社主要负责人之一。

  有一次,“血花剧社”排练讽刺剧《皇帝梦》,由于没有女演员,陈赓自告奋勇,男扮女装饰演袁世凯的五姨太。当五姨太出现在舞台上时,马上就响起了一片掌声和哄笑声,因为这位“五姨太”扮的还真艳丽。究竟是哪位男学生扮演的?台下许多官兵猜不准。只见“她”不胖不瘦,中等个头,脸施粉黛,头上插花,双手小心地捧着袁世凯的皇冠,“她”一面迈着“金莲”碎步,一面将腰扭得如同水蛇一般,走来转去,还时不时向台下挤眉弄眼,暗送秋波……观众被逗得大笑不止。演出结束后,官兵才发现“五姨太”竟是陈赓扮演的,“哗”地又响起好一阵掌声和喝彩声。就这样,经过几次业余演出,陈赓在黄埔军校名声大振。

  除了正规演出,陈赓在平时最出名的还是恶作剧,据说当年蒋先云、贺衷寒、宋希濂等人就曾经中过他的“招”,被他开过涮。

  蒋先云可不是一般的人,他是黄埔军校的一杰,中共早期的著名党员,考入黄埔军校前在安源煤矿领导过工人运动。

  一天晚上,一队的蒋先云正在宿舍一边抽烟一边与同学讨论,突然走廊上传来“咚咚”的大皮鞋声。学员们一听就知道是总队长邓演达来查铺,顿时一阵骚动。蒋先云急忙掐灭烟,和衣钻进被窝。一分钟后,寝室里鸦雀无声。大皮鞋声在门口停下,咳了两声,传出一口浓重的广东话:“乌烟瘴气,是哪一个敢在屋里抽烟,爬起来!”

  蒋先云心里一沉,准备受罚,爬起来走到门口一看,骂道:“娘的,是你小子!”冲向门口一把掐住来人的脖子……

  原来,扮演邓演达的是陈赓。

  黄埔军校有这样的说法:“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快不过陈赓的腿!”他曾用快腿救过蒋介石的命。但一次战斗子弹打穿他的腿,几乎遭遇截腿之灾

  黄埔军校有三杰,蒋先云、贺衷寒,再一个就是陈赓。当年曾经有这样的说法:“蒋先云的笔,贺衷寒的嘴,快不过陈赓的腿!”

  1925年第二次东征时,蒋介石曾到前线督战。一次陈炯明叛军突然反击,冲到距蒋介石两里处,总指挥部的人都逃跑了,只丢下蒋介石一人。

  眼看大势已去,蒋介石十分难堪。这是他首次指挥大规模作战,未想到竟是如此局面。情形万分危急,这时,身为连长的陈赓跑来,一面组织散兵抵抗,一面要背起蒋介石突围。

  蒋介石不原意离去:“我唯有杀身成仁,否则无颜见父老百姓!”

  陈赓说道:“校长你太悲观了,这次失利,只不过一个师,只要离开这里,我们还会打过来的!”

  说完,陈赓不容蒋介石再争辩,背起他且战且走,突出重围。接着,陈赓又接受蒋介石的委派,化装成农民,在人生地不熟的情况下,一夜步行了160多里送信,与一师党代表周恩来取得联系,得到支援后,最终救了蒋介石。

  陈赓的“飞毛腿”也因此名声大振。

  可是到了延安整风时,陈赓救蒋一事被专门喜欢打探隐私、算历史旧账的康生知道了。他问陈赓:“听说当年是你救了蒋介石,有这回事吗?”

  陈赓坦然地回答:“有这回事。”

  康生说:“你看你做的好事,如果当初不救他,或者成全他,把他毙了,我们现在哪里要打那么多仗!”

  显然,康生的话里暗藏杀机。但陈赓反应极快,他反问道:“那老蒋岂不就跟廖仲恺一样成了烈士?我陈赓不就成了反革命?”

  康生自讨无趣,也不好再说什么。

  由于陈赓冒着枪林弹雨救下了蒋介石,所以得到蒋介石的特别器重。蒋介石曾经在黄埔军校向师生训话时说道:“什么是黄埔精神?陈赓就是黄埔精神。”后来蒋介石把他留在身边做了自己的侍从参谋。尽管蒋介石百般器重和拉拢陈赓,但却无法改变陈赓的共产主义信仰,在大革命的关键时刻他们还是分道扬镳了。

  1927年8月,陈赓随周恩来等人参加了南昌起义。在会昌的一场战斗中,陈赓左腿中弹,不能动弹。敌人搜索时,他急中生智脱去外衣,滚到附近一条田沟里,弄得满身泥水和血污。等敌人走到他身边时,陈赓闭眼屏息,纹丝不动。敌人以为他死了,踢了一脚就走开了。陈赓在那里躺了两三个钟头。后来是起义军反攻过来,他才被救下来,并被送往长汀的福音医院接受手术。

  福音医院是座教会医院,院长是远近闻名的医生傅连璋。当把陈赓腿上的绷带解开,傅连璋惊呆了:伤口周围的皮肉已经腐烂,白茬茬的骨头露在外面,散发着恶臭。

  “截肢,做好术前准备!”年轻的院长果断地作出了决定。

  “截肢?!”如同晴天霹雳,陈赓惊得面如土色。他抱住腿,大声说道:“没有腿,我拿什么走路?我还怎么带兵打仗?”

  “狗日的,打什么地方不好,怎么专挑我的腿打!‘快不过陈赓的腿,’以后还快个屁!”陈赓手里拿着树枝做成的拐杖,不住地敲打着地。

  的确,失去腿的陈赓就不是陈赓了,这对于一个充满活力,生性好动的人来说这简直就是在要他的命。

  傅连璋终于被说动了,决定采取保守疗法。然而保守疗法比截肢风险更大,受的皮肉之苦更深。傅连璋几乎每隔一段就要用手术刀刮去陈赓腿上的烂肉,而当时麻醉药又很少,每做一次手术陈赓都痛得死去活来。

  在傅连璋的精心治疗下,陈赓的腿终于保住了。

  陈赓的病房里又传出了欢声笑语。他向女护士们吹牛说道:“我在战场上负伤从来不进医院,打惠州,一颗子弹钻进了我的小腿,我把它抠了出来继续往前冲……我这腿是神腿……”

  “那你这次怎么进了医院?”护士们反问道。

  “这些个王八蛋们嫉妒我这个快腿呀,不把它打断了心不甘啊!”

  要出院了,陈赓拉住傅连璋的手感谢道:“你是好人,是我的救命恩人,我陈赓年年给你做寿!……”

  以后,陈赓真的说到做到,他记得傅连璋的生日是中秋节,每到中秋他都要登门祝寿,如不在一地就写信祝贺。直到1961年3月临终之时,他还嘱咐家人“每到中秋,不要忘了给傅连璋同志祝贺”。

  由于在长汀的医疗条件所限制,陈赓的腿还没有最后痊愈,于是党组织决定安排警卫员卢冬生陪他到香港治伤。

  谁知道这时香港当局也正在缉捕从内地跑出来的起义军官兵,医院都不敢收治枪伤病人。看来,香港不能呆了。于是他们设法搞到了两张船票,踏上了去上海之路。没想到,船在停靠汕头时,气氛陡然十分紧张,反动派杀气腾腾到处搜捕,船上也不例外。这时,陈赓突然发现上船的人当中有第三师师长周逸群。原来,他在打散之后,从国民党军队的层层包围圈中逃了出来,想到上海找党中央。

  开船之后,陈赓见周逸群破衣褴褛,挟着一张烂席子,进到货舱,见有空位,倒头便睡。于是陈赓一面叫卢冬生不吱声,一面拖着伤腿,慢慢移到周逸群旁边。见到革命战友,本该喜出望外才对,但陈赓却故意不打招呼,反而用报纸把脸遮住,装作在读报,并且还小声嘀咕道:“也不知道这报上的消息真实不真实,说有一个**头目周逸群可能要从汕头上船。”

  周逸群听到这话,如同惊雷,吓得迅速坐了起来,等看清说话的人是陈赓时,惊喜交加,狠狠地擂了陈赓一拳。“原来是你呀陈赓!都什么时候了,还有心思开玩笑?”说完,两人哈哈大笑起来。

  一张漫画,在宋任穷的家里保存至今。一看到漫画上陈赓的题词,宋任穷就会笑得合不拢嘴

  陈赓天生一副湖南人特有的幽默和洪亮的嗓门,他最爱与人“侃大山”,也擅长“侃大山”。 因此他就像一块磁石吸引着周围的战友和同志。即便是在最为艰苦的长征途中。

  那时,陈赓任红军干部团团长,可以说他是拖着伤残的双腿走完了两万五千里长征。尽管这样,他仍然精力过人,快乐无比。每到一个宿营地,他总是精神抖擞。他不是先歇着,而是先安排工作,安排好工作后,他就到处走走,找人闲聊。他常常喜欢到女兵那里走走,找女同志“侃大山”。由于他幽默机智,女同志都很欢迎他。

  时间长了,他就有意识地把女兵往干部团领,他知道他的搭档——干部团政委宋任穷那时还是光棍一个。陈赓当着女兵的面指着宋任穷介绍道:“这是我们团的政委,也是我们团的大秀才。”接着又把宋任穷夸得像朵花一样。

  可是老实稳重的宋任穷却一点没有感觉到,只是拘束的点了点头,很有礼貌地笑笑,算作是对女兵们打招呼和欢迎,接着,又干起自己的事来。然而宋任穷点点滴滴的细节却被一个叫钟月林的女兵看在眼里,记在心上。

  没过多久,陈赓在女兵面前对宋任穷的评价有了微妙变化,说宋任穷如何有口福,总是别人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他就能吃到现成的美味,言下之意说他偷懒,不劳而获。

  原来,宋任穷的性格与陈赓的性格不同,一个爱静,一个好动。陈赓每到一个宿营地,不是先歇着,总是喜欢在街市上买点吃的东西,回到宿舍亲自动手来烧。宋任穷却不同,他有记日记的习惯,每到一个宿营地首先是记日记,然后便抓紧一切时间,倒头睡觉。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