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仅说每年发生多少起儿童性侵,一串数字也许不足以感受到什么;但如果深入那些女孩的背后:当她们遭遇侵害,恐惧、不知所措,面临的却是家人的责备和周围人的不接纳时…我们不得不反思性教育的匮乏。你嫌性教育太早,坏人却不会嫌孩子小。性教育,真的刻不容缓。下面是学习啦小编为大家整理的两性知识,一起来看看吧!

  没有性教育的90后们

  文:大熊

昨天回家路上,在地铁“生命三号线”里我被挤得单脚站立。所有人都被挤成一团。

  站在我旁边有两大姐,她们谈论着什么东西,声音很小却也被我听得很清楚。

  其中一个大姐说道:

  “我嫂子刚在家庭群里发了他在儿子书包里翻到这一本书。我侄儿说这是学校里老师发的。真是不得了啊,现在小学还教这些?也太没底线了吧?”

  我瞥了一眼她手机里放大的照片,画面一对男女穿着衣服躺在床上,旁边配文:

  “请记着,性交时一定要用安全套哟!”

  另外一大姐看完,惊呼道:“天呐,看来我是跟不上时代了。这么直白露骨?教科书里面的?”

  “说是一本性健康教育书里面的。还不光这些,还有乳房、阴茎、阴道什么词汇都在里面,挺辣眼睛的……”

  她们就这样讨论了一路直到两个人到站。

  我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们,有些感慨。

  性话题有这么不堪?正当的性教育有这么低俗?

  我当时有些无奈和不解,当仔细想想,好像不光是她们俩,似乎我们这一代人,都深受这类思想之害。

  我们从小没有接受过性教育,任何关于性的话题只会偷偷摸摸地私下讲。

  而当将这些东西正大光面地展现出来时,有人惊异、有人鄙视、有人反感,都在以不同的方式用相同异样的眼光旁观它。

  -01-

  中国的性教育到底有多匮乏呢?

  大概就是不仅没有性教育,还会给你加上性的精神枷锁。

  前者所谓的“没有性教育”,最心酸的可能就是连最基本的生理教育都没有。

  我记得小学时,我同桌发育比较早。个子最高,当时也是我们班第一个来月经的女生。

  有次她从卫生间里出来,被班里的另一个女孩发现垃圾桶里被扔掉的带着血的“异物”。

  从此,这件事在班级悄悄“传阅”,她被嘲笑,甚至还被开带着恶意的玩笑:说她得病了、说她不纯洁。

  她反抗,说:“我姐姐告诉我,外国女生第一次来这个是会开聚会庆祝的。”

  不仅反抗无效,还被嘲笑地更加厉害。

  而且那时候,班里的男生还会讨论哪些女生胸开始突出了,哪个女生的胸最大,再给她取外号“大胸妹”。

  从此女孩们因为觉得丢脸而随时都含着胸。甚至还有调皮的男生会扯开女孩们系脖bra的衣带。

  这些再正常不过的生理变化,却在我们这一代人眼中,被看作为“怪物”。

  -02-

  而到了初中,青春期开始懵懵懂懂地撞进我们身体里。

  女生们只能通过偶像剧、玛丽苏小说模模糊糊地了解到,原来男女之间关系亲密到一定程度会存在“性爱”这回事。

  而男生们就开始看来自岛国的某些低画质片,影片里面的女老师是他们的“性启蒙”老师。

  但他们所感受到只是感官刺激,真正的“性知识”储备依旧是一张白纸。

  男女生如何看待自己正常的生理变化?

  如何保护自己?如何保护对方?如何正确面对自己的性需求?…

  我们只知皮毛甚至全然不知。

  后来,在生物课上,有一节课涉及到生殖器官。

  而这一部分只被作为拓展阅读被排版在书的角落。生物老师也是点到为止:

  “这一部分不考,你们稍微看一下就好。”

  有些男生反复浏览揣摩这部分知识,还会发出怪异的坏笑。

  而我当时似乎并没有什么反应,确切来说,是不敢有什么反应。

  因为知道太多这些东西是不纯洁的。

  而好学生应该要纯洁。

  -03-

  于是,我们就在缺乏系统的来自家庭、学校、社会等的性教育环境中慢慢长大。

  在这期间,你一定听说过一些关于某某女生堕胎、某某小学生被性侵的八卦。

  而且,会有一些莫名其妙、无厘头的“性理论”在悄悄地洗着你的脑。

  比如关于处女的“理论”:

  “作为女生,你一定要洁身自好,要把第一次留给你托付一身的人”。

  “处女似乎就是圣洁之物,高人一等。不是处女的女生都很浪荡风骚”

  还有“性耻论”:

  “你怎么可以谈论这种话题,你好肮脏。”

  “TA居然已经和XX上床了,好恶心啊”

  于是,在我们的潜意识里会把“性”当做难以启齿甚至肮脏的东西。

  “处女意识”也深深被烙印在脑海中。

  在这些枷锁下,除了养成了所谓的“要保持处女”的观念,其他的生理健康知识、自我保护意识、避孕意识等该有的都没有。

  柴静在她的《看见》里有这样一段话:

  她问张北川,“为什么我们的文化里不接受同性恋?”

  张北川回答说:“我们的文化里,把生育当目的,把无知当纯洁,把愚昧当德行,把偏见当原则。

  爱情,应是一个灵魂对另一个灵魂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器官对另一个器官的反应 。”

  然而,真的仅仅是不接受同性恋吗?

  似乎把前面的问题截去,张北川的这个回答也能够解释我们性教育匮乏的原因。

  大人们总觉得性不好,我们应该远离性的“侵害”,认为对我们谈性还太早。

  而这种“阻碍式”的保护永远抵挡不了来自生理的性冲动。

  不了解性知识,莽莽撞撞地“偷吃禁果”,最后酿成悲剧。

  又或者甚至被性侵了都还不知。

  没有到位的性教育,我们自身也没有较强的性意识。而各类人流手术广告却满天飞。

  讽刺吗?确实挺讽刺和心寒的。

  但更心寒的是,这些广告还明目张胆地打出“学生半价”的口号。

  -04-

  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

  国家人口计生委科学技术研究所发布的一组数据显示,我国每年人工流产多达1500万人次。

  这还不包括药物流产和在未注册私人诊所做的人工流产数字。

  25岁以下的女性约占一半以上。大学生甚至成为人工流产的“主力军”。

  这是什么概念呢?我所生活的城市 —— 广州总共是1400万人口。而在正规医院登记的人流人次却多达1500万。

  这可能还只是冰山一角,因为还有很多人是通过物理、药物流产,或者在小诊所。

  2016年1月12日,北京大学一份婚恋报告显示:被调查对象中,初次性行为的年龄集中在18至23岁。

  以年龄群分:

  95后(20岁或以下)发生的平均年龄为17岁;

  90后为19岁;

  而95后初恋平均年龄为12岁。

  这又是什么概念呢?

  就是第一次怦然心动并正式交往是在小学五六年级的时候;而第一次啪啪啪是在高中的时候。

  而且这只是平均值。

  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发布数据显示,2015年平均每天曝光性侵儿童案例0.95起。

  此外,据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青少年儿童安全基金女童保护项目发布的一份最新报告显示,2016年被媒体曝光的性侵青少年儿童恶性案件高达433起,平均每天曝光1.21起。

  也就是说,每天都会曝光一起比较严重的儿童性侵事件。

  且呈现增长趋势。这还只是被曝光的啊。还有多少令人心疼的事件被埋在地下?

  在这种堕胎比率高、初夜低龄化、性侵低龄化的社会环境下,性教育实在太重要。

  有些事情是亡羊补牢为时未晚,有的事情比如性教育,则是错过了就再也没办法弥补损失了。

  曾经有位护士读者留言说道,

  “我实习第一天,今天看到一个女生从人流手术台下来,瘦弱的身体面色苍白,没有男生陪伴。

  这种痛苦,恐怕是她一生的心理阴影吧。”

  而之前在朋友圈刷屏的一句话:

  “你嫌性教育太早,而坏人不嫌孩子太小。”

  生活中的各种小事都无不在说明着,性教育这种事,能早就别晚。而自身提升性知识,也刻不容缓。

  -05-

  如果你是女孩,请永远不要相信第一次就不会怀孕、只要不射进去就不会怀孕这一套。

  不要抱有任何侥幸心理,让对方戴套或者请医生开短期避孕药。

  如果你是男孩,请在爱自己的同时也要学会不伤害别人,更不要有可笑的“纯女情结”或者接受不了对方用“卫生棉条”。

  而所有的你们,都应摆平对“性”的态度,也不要拿生理开玩笑,更时刻注意保护自己的身体。

  我真的希望我们一代代人不要再进入缺乏性教育的恶性循环中。

  当然,我所主张的是“性解放”而不是“性放浪”。

  我希望有一天,当我的孩子问我“妈妈,我是从哪儿来的呀”,我不会编出“从垃圾堆里捡来”这样的玩笑,更不会说出“从胳肢窝、肚脐眼里蹦出来”这样的神话。

  我会很坦然地教Ta应知道的性知识。

  而当某天有女孩怀孕时,我们不再是责怪她早恋,而是先问清楚为什么没有做好避孕措施。

  我还希望,我们不再会谈性色变。

  当我们提起性时,而是以一种平常的心去看待。

  它不是洪水猛兽,它是我们生而为人必经历的一种体验。

  都21世纪了,该清醒一点了。

  -06-

  最新一期奇葩大会,孙雪梅老师讲述了自己做女童保护公益项目的幕后故事,全场观众都听到泪目…

  如果仅说每年发生多少起儿童性侵,一串数字也许不足以感受到什么;但如果深入那些女孩的背后:

  当她们遭遇侵害,恐惧、不知所措,面临的却是家人的责备和周围人的不接纳时…

  我们不得不反思性教育的匮乏。

  你嫌性教育太早,坏人却不会嫌孩子小。性教育,真的刻不容缓。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